您的位置:首页  >  玩转游艇 > 人物专访  >  专栏 | 旺代巅峰对决
专栏 | 旺代巅峰对决

来源:游艇业杂志   发布日期:2017-02-10

关键词 : 旺代
旺代环球帆船赛(Vendée Globe)是法国极限帆船运动赛事,是竞技帆船赛手的珠穆朗玛峰,单人不间断无补给无协助航行两万四千多海里,航线起点在法国旺代省,南下斜穿大西洋过好望角,在南大洋“猛烈50度和狂怒40度”之间转大半圈,绕过合恩角后北上回到旺代省起点。历时三个月左右的赛事极其危险和残酷,能够把整程跑完已经是很了不起的成就了,1989年开赛以来只有一半选手善始善终。比赛不仅是对赛手技能、耐力、体力和心理承受能力的终极考验,也是最新帆船技术应用的最前沿,旺代赛船造价昂贵,比赛不仅需要顶尖赛手,也需要慷慨赞助商。

  旺代环球帆船赛(Vendée Globe)是法国极限帆船运动赛事,是竞技帆船赛手的珠穆朗玛峰,单人不间断无补给无协助航行两万四千多海里,航线起点在法国旺代省,南下斜穿大西洋过好望角,在南大洋“猛烈50度和狂怒40度”之间转大半圈,绕过合恩角后北上回到旺代省起点。历时三个月左右的赛事极其危险和残酷,能够把整程跑完已经是很了不起的成就了,1989年开赛以来只有一半选手善始善终。比赛不仅是对赛手技能、耐力、体力和心理承受能力的终极考验,也是最新帆船技术应用的最前沿,旺代赛船造价昂贵,比赛不仅需要顶尖赛手,也需要慷慨赞助商。

 

  比赛每四年一次,一般11月上旬出发,转年年初结束,2017年1月19日,第八届旺代帆船赛领头船已经到了最后冲刺阶段,虽然“海友”盼来了欧洲寄出的邮包,可以马上出发去佛得角,但我们决定推迟一天出发,一整天挂在网上看旺代帆赛冲线实况视频,过足了“旺代”瘾。终点旺代省Les Sables d'Olonne 市是我们上一条船“同道者”的母港,也是“大西洋航游760天”的出发地和结束地,我们曾在小城待了三个多月,对小城有很多美好记忆,看着比赛终点的熟悉的场景感到格外亲切。

 

  这次旺代帆船赛看点很多,特别吸引人,以往全部是白人赛手,这次第一次出现了亚洲人,日本选手白石康次郎,他出发时一副日本武士打扮,身着和服腰配长刀,向世界展示日本民族元素,我不禁想起了郭川,如果郭船长还在,代表中国挑战旺代非他莫属。

 

  日本选手白石康次郎,旺代帆船赛的第一个东方面孔 供图:Team Spirit of Yukoh

 

 

  比赛充满了戏剧性,高潮迭起扣人心弦,领头的两名选手自始至终打得非常胶着,最后法国选手Armel Le Cléac'h夺冠,英国选手Alex Thomson屈居第二,74天的比赛冠亚军成绩只差14小时。两位选手都是旺代常客,Alex Thomson四次挑战旺代,第一、二次分别因甲板穿洞、船体裂痕而退赛,第三次拿了个第三名;Armel三次亮相,头两次都是第二名,一出场就身手不凡啊。回顾两位选手的风格和策略,Armel冠军当之无愧,Alex亚军虽败犹荣。

 

  冠军Armel Le Cléac'h(左)和亚军Alex Thomson(右) 供图:Olivier Blanchet / DPPI / Vendée Globe

 

  Alex的赞助商Hugo Boss是高端时装公司,主打男士西装,时装企业市场营销时尚设计是强项,旺代帆赛除了一两个女赛手,基本上就是男子汉的天下,赞助商市场定位与竞技性质很匹配。Hugo Boss团队很重视与媒体的合作,几年之间推出几个震撼人心的视频。

 

  “龙骨行走”是将船的摆动龙骨(Swing Keel)锁定在向风舷位置,抢风航行让船最大程度地侧倾,以至于龙骨高出水面几乎水平(我推测也许在背风舷一侧注入压舱水Water ballast,以帮助船体侧倾),Alex乘着一骑摩托艇靠近船身,恰当时刻一下子跳上龙骨,呆了几秒钟后跳入水中,太帅了!

 

  龙骨行走

 

  “桅杆行走”是同样是将船最大程度侧倾,Alex乘快艇与船并驾齐驱,然后一个健步踏上甲板,整个动作天衣无缝如履平地,桅杆与海平面大概程30度夹角,Alex一步步连走带跑地上了30米高的桅杆,在桅杆顶站立片刻,然后纵深一跃,跳入大海,太惊险了。

 

  桅杆行走

 

  “空中行走”是Alex驾着风伞滑水板(Kite Surfing)追在船后,(Alex极善这项运动),抓住从桅杆顶顺下来的缭绳,固定在腰间的索具背心上(Harness),当船加速到一定速度,Alex的滑水板便在缭绳的牵引和风伞的合作用力下飞了起来,在空中飞翔一段时间后解开缭绳,回落到海面,太壮观了!

 

  空中行走

 

  这些视频不仅给Alex冲击旺代造势,也极大地提高了Hugo Boss产品知名度,Alex在这些视频中都穿着Boss的西装,有一个特写镜头:浪花溅在Alex的身上,晶莹的水珠在西装上像珍珠一般,Alex有型有范儿,丝毫没有落汤鸡的样子,原来穿了“雨果老板”西装男人都那么酷啊,我都想给老公买一套了。

 

  Alex性格外向,激情澎湃,讲话得体,被誉为最会作秀的赛手,近几年花了很多精力在社交媒体上跟粉丝互动,赢得了无数粉丝的心。Hugo Boss团队进军2016年旺代的口号是“法国人垄断旺代冠军的时代应该结束了!”英法两国争夺海上霸权历史上由来已久,“打败法国人”在曾经的日不落帝国还是很有号召力的,赛前英语国家的舆论一边倒地看好Alex,很自信地宣告Hugo Boss船的设计先进,是最快的船。过去七届旺代冠军都是法国人,来个英国人叫板,对攻守双方都是个激励,没有对手孤独求败多没意思啊。

 

  Armel的赞助商是法国人民银行(Banque Populaire),媒体运作比较低调,不知道银行赞助帆赛有什么直接商业结果,我想人们不会因为旺代而把农业银行的账户都关了,跑到人民银行去开户吧?Armel也上电视做访谈,但没有夺人眼球的作秀。其实Armel很英俊的,如果媒体给他设计个秀,应该很能赢得粉丝的。语言也是一个屏障,懂法语关注法国的人远没有精通英语的人多,Armel在法国家喻户晓,但外界了解他的人不多。

 

 

  Armel Le Cléac'h夺冠 供图:Jean Marie Liot / DPPI / Vendée Globe

 

 

  Armel来自法国布坦尼省(Brittany),他的姓Le Cléac'h怪怪的不好发音呢,布坦尼靠着大西洋,气候恶劣风大浪高,是出坚韧水手的地方,法国很多顶尖水手和海上探险家都来自这个省。布坦尼人踏实勤劳,极其固执,Armel给我的印象就是这样,他的访谈都很实在,没有华而不实的夸夸其谈,他在航海圈子里有个外号“豺狼”,因为他死盯猎物,咬住以后绝不松口,这次旺代赛事他的表现正是如此。

 

  比赛一开始就很激烈,Alex决定不选择其他船的航向而沿着海岸线走,他马上意识到这是一个错误的决定,因为越跑越落后,他改变航线奋起直追,在佛得角其他船都选择在整个群岛的西侧航行,Armel还为此过帆两次,Alex铤而走险抄近道11月12日从佛得角群岛中间穿了过去,从而成了领头船,Armel退居第二。这也说明了Alex 的性格,敢赌敢拼,非常激进。笔者写文时正在佛得角Mindelo游艇会,我眼前与对面岛之间的这个海峡就是Alex驾船穿过的地方,想象着Hugo Boss呼啸而过,那是何等的刺激啊。

 

  Hugo Boss领航五天,一度把Armel甩了八百多海里,11月19日悲剧发生了,Alex被一声巨响惊醒,并听见有物体摩擦船体的声音,船猛烈地像向右舷急转,Hugo Boss撞上了水中不明物体,船体没有损伤,但右舷滑水板(Foil)被切掉了,Hugo Boss瘸了一条腿,左舷抢风航行时船速会受一定影响,(滑水板在水中产生向上推力,有助于航行)。终于Armel追了上来,八天后11月27日,Armel 反超Alex,并一路领先下去。

 

  Alex Thomson返航夺得亚军 供图:Jean Marie Liot / DPPI / Vendée Globe

 

  Alex在他的日记中说,比赛前他花了很多时间做心理辅导,如何在受挫的情况下不颓丧,一种方法是从“直升飞机角度”看问题,把自己的感受完全放在一边,从直升飞机的角度俯瞰整个问题,俗话说旁观者清,把问题理清了再找最佳方案。Alex相信Hugo Boss船速更快,等过了合恩角船换向,用好的那条腿跑可以追上去的。

 

  事实上正是如此,老天爷也给Alex开了恩,大西洋赤道有无风带ITCZ(Intertropical Convergence Zone,由北半球的东北信风和南半球的东南信风叠加造成),无风带可宽可窄形状实时都在变化,Armel率先进入无风带时,其宽度是几百海里,等Alex追上来时宽度已经变窄,两条船展开追赶拉锯战,最近距离才33海里,进比斯开湾向终线冲刺两船都必须换向,Hugo Boss又要用那条瘸腿跑路了,自动掌舵仪出了毛病,Alex两天没有合眼,他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,法国人又拿了一个旺代冠军。

 

  尽管胜券在握,Armel丝毫没有放松,靠近海岸线有渔船渔网,一个闪失便前功尽弃,Armel对这片水域及其熟悉,他是这里的土著嘛。Armel的Banque Populaire比Alex的Hugo Boss更靠近海岸,比斯开湾北面有一个禁区不允许赛船进入,一旦进入马上取消比赛资格,从屏幕上好像看到Banque Populaire切到了禁区的一角,但把图放大一看Armel是压着线过去的,好险啊,当然了,Armel这种顶尖赛手怎么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呢。

 

  冠军Armel Le Cléac'h(左)和亚军Alex Thomson(右) 供图:Mark Lloyd / DPPI / Vendée Globe

 

  冲线后Armel接受记者采访时第一句话就是:我没有放弃,每一英寸的海程都是全力角逐的结果,就像我每天都做的一样……,眼泪禁不住流了下来,那是男人的眼泪。Armel钦佩Alex的表现,说他一路都在巨大的压力下,Armel没有Alex那样的大起大落,他也没有犯任何大的错误,他认为人永远比船更重要,是人在让船表现出彩。

 

  冠军Armel Le Cléac'h 供图:Vincent Curutchet / DPPI / Vendée Globe

 

  Alex输得很有风度,他对Armel的评价是“他简直就是一架机器!但他是那么的谦逊和低调……”,他最大的收获是控制了自己的失望,一路坚持跑出最好,他说更享受上一次旺代比赛。确实,Alex在船受损的情况下跑成这样已经很优秀了,也许他和Hugo Boss四年后还会继续挑战,江东子弟多才俊,卷土重来未可知。

 

  感谢网络时代,旺代环球帆船赛不再是几个最拔尖赛手的比赛,旺代组委会设计了一个游戏,下载一个应用可以上网做虚拟旺代环球比赛,不用费力地去找赞助,不用大风大浪冒险吃苦,坐在计算机前喝着咖啡就参与比赛了。游戏很成功,有45万人注册,旺代模拟赛冠军是个新西兰人,法国人对旺代冠军的垄断已经打破了!

 

  2017年1月29日于佛得角Mindelo。

上一篇: 已经是第一篇了
下一篇: 我为海洋发声:缺失敬畏最让人恐惧!
  
上海博华国际展览有限公司版权所有(保留一切权利) 沪ICP备05034851号-77